2024年31省份GDP目标一览

| 泽慧

2024年31省份GDP增速目标出炉!整体集中在4.5%~8%,最高是海南和西藏,定在8%左右,多数省份集中在5%~6%。较上年GDP目标,北京、天津、浙江、辽宁上调了增速目标,增幅为0.5个百分点。

2024年31省份GDP目标一览

31省区市敲定2024年经济增长目标

地区2024年GDP预期目标
广东5%
江苏5%以上
山东5%以上
浙江5.5%左右
四川6%左右
河南5.5%
湖北6%
福建5.5%左右
湖南6%左右
安徽6%左右
上海5%左右
河北5.5%左右
北京5%左右
陕西5.5%左右
江西5%左右
重庆6%左右
 辽宁 5.5%左右
 云南5%左右
 广西5%以上
 山西5%左右
内蒙古6%以上
贵州5.5%左右
新疆6.5%左右
天津4.5%左右
黑龙江5.5%左右
吉林6%左右
甘肃6%左右
海南8%左右
宁夏6%左右,力争达到6%以上
青海5%左右
西藏8%左右

从各个省份敲定的新年GDP目标来看,绝大多数省份不低于5%,其中,海南、西藏均将2024年增速目标设为8%左右,为全国最高。

前三经济大省广东、江苏、山东,不约而同把2024年GDP增长目标锚定为5%,但具体表述略有差异,广东为5%,江苏、山东均为5%以上。

过去一年,这三个经济大省均取得了新的突破,广东成为全国首个GDP突破13万亿元的省份,江苏成为全国首个拥有5个“万亿之城”的省份,山东GDP首次突破9万亿元。站在新的起点上,粤苏鲁继续稳扎稳打,努力扛起经济大省挑大梁的责任。

北京和上海也把2024年经济增长目标锚定为5%左右。其中,北京今年的增长目标比去年的“4.5%以上”有所提高。北京市发展改革委表示,这是稳定预期、提振信心的需要,是实现就业、居民收入等重要民生目标的需要。

重庆将2024年经济增长目标定为6%左右。重庆表示,这一目标是“跳一跳、够得着”的,体现了自我加压、主动作为,力争在实际工作中取得更好结果。

主打“创新牌”,塑造新质生产力

目标已定,如何实现是关键。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部署,“以科技创新引领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摆在重点任务的首位,会议强调要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创新,特别是以颠覆性技术和前沿技术催生新产业、新模式、新动能,发展新质生产力。

各地提出的2024年具体部署亦紧扣这一要求,突出“创新牌”,牢牢抓住科技创新这个“牛鼻子”,着力塑造新质生产力。

布局未来产业。大力发展未来产业,是引领科技进步、带动产业升级、培育新质生产力的战略选择。争创未来产业先导区,成为多个省份争相下好的“先手棋”。

“坚持实体经济为本、制造业当家”的广东提出,实施五大未来产业集群行动计划,超前布局6G、量子科技、生命科学、人形机器人等未来产业,创建国家未来产业先导区。上海也提出,培育提升新能源汽车、高端装备、先进材料、民用航空、空间信息等高端产业集群,加快打造未来产业先导区。山东明确,支持济南、青岛、烟台打造未来产业先导区。浙江提出,支持杭州、宁波争创未来产业先导区。

开辟新赛道。北京提出,开辟量子、生命科学、6G等未来产业新赛道。江苏要求,开辟未来网络、量子、生命科学、氢能和新型储能、深海深地空天等产业新赛道。

突破关键技术。湖北提出,集中力量突破高端AI芯片、智能数控机床、高端医疗装备等“卡脖子”技术,前瞻谋划生物合成、空天技术等千亿级规模的科创“核爆点”,构筑创新赛道的“卡位”优势。北京要求,加快推进集成电路重大项目,在光电集成、芯粒技术等领域实现更大突破。

2024年是中国经济持续恢复、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之年。各省份瞄准新质生产力,以科技创新为引领,激发新动能,继续努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迈上新台阶。

GDP和产值的关系

GDP是单位时间内增加值概念,不是产值概念。

用生产法核算GDP,是指按提供物质产品与劳务的各个部门的产值来计算国内生产总值。运用生产法进行计算时,各生产部门要把使用的中间产品的产值扣除,只计算所增加的价值。商业和服务等部门也按增值法计算。卫生、教育、行政、家庭服务等部门无法计算其增值,就按工资收入来计算其服务的价值。

影响GDP的因素

1、经济发展水平。经济发展水平是制约税制结构的生产力要素,两者之间的相关程度较高。这种相关性主要表现为经济发展水平规定着税收参与社会产品分配的比例,决定着税制结构的选择。

2、经济结构。经济结构即国民经济各部门、各环节相互联系的总体构成形式。它所包含的范围十分广泛,具体包括诸如部门结构、产业结构、产品结构、所有制结构、企业组织结构等。这些因素都可能对税制结构的形成产生影响。

3、经济运行机制。不同的经济运行制度,要求有与之相适应的税制结构,这种制约关系,在社会主义转型国家中的税制结构选择问题上表现得十分明显。自1978年以来,我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推动着税制结构的变革与完善。

4、国家政策取向。税收是国家聚财的主要手段,也是宏观调控的工具,国家政策目标需要通过税收来实现。为此,税制结构会做出相应反应。

5、政治和传统习惯。税收对于各利益主体而言是利益消长的调节器。不同税种,由于其课征对象不同,作用力度不同,会对不同利益主体产生不同的影响,如社会各阶层、中央和地方政府、企业和消费者等等。

6、其他因素。税制结构的正常运行,并达到设定的预期目标,还需要一定其他因素的配合。这些因素包括税收征管水平、纳税意识、国际税收协调等。

81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