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大机会 > 热点资讯 > 中国船长印尼失踪家属:怀疑被谋杀

中国船长印尼失踪家属:怀疑被谋杀

| 金成

中国船长印尼失踪家属:怀疑被谋杀!

新春的脚步越来越近,申女士的心便愈发地紧。她的丈夫李磊(化名),已在印度尼西亚海域失踪20天。下面小编带来中国船长印尼失踪 家属:怀疑被谋杀,大家一起来看看吧,希望能带来参考。

中国船长印尼失踪家属:怀疑被谋杀

中国船长印尼失踪 家属:怀疑被谋杀

在船舶管理公司将李磊失踪的消息告知申女士后,她的第一反应是——丈夫极可能被人谋害。理由是在丈夫登船后不久,便开始向她抱怨船上轮机长不服从管理,公然顶撞自己等,并准备将对方开除。

更可疑的是,2022年12月25日早上她就开始联系不上丈夫了,但团结号的内部报告称,25日中午还有船员看到丈夫在餐厅吃午饭。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多渠道得知,事发后印尼警方对21名船员进行了问询,还将包括大副、轮机长在内的6名船员带走调查(次日放回)。家属代理律师解释称,由于目前遗体和作案工具都没有,警方不能采取行动,只能将6人放回。

涉事船舶管理公司人员表示,在李磊失踪后第一时间,公司便积极介入寻人,联系印尼代理公司敦促搜救,并将情况报告给中国驻印尼大使馆以及广东海事局。

1月3日,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向家属表示,高度关注并已联系警方加紧调查。

中国船长在印尼海域离奇失踪

根据船讯网信息,海昌团结号(HC UNITY)隶属于香港海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海昌),船长250米,船宽43米,吃水8.2米,类型为货轮。目的地为印度尼西亚邦坦市(BONTANG),1月15日12:40停靠位置为纬度:0-00.797S,经度:117-35.025E。

团结号大副徐某提供给家属的一份“海昌团结临时事件报告”(以下简称临时事件报告)显示,有船员最后一次看到船长李磊,是在2022年12月25日12:15左右,机工崔某雷看到他在餐厅吃午饭,并自己清洗了餐盘。

之后在25日19时许,大厨确认船长配餐吃过,餐盘已清洗;25日23时10分许,电机员路过船长房间时,确认房门已关闭;26日7:30分,大管路过其房间时,确认房门已开启。

而在26日的午饭时间(12:00)和晚饭时间(17:30),李磊都没有参与,“午餐未吃,盘子未清洗;晚餐未吃,盘子未清洗。”

26日16时30分许,二副梁某因需要申请图书去船长房间寻找船长,“船长不在”。晚饭时间没见他下餐厅吃饭,还打了船长房间电话,“没人接听。”报告称,根据多位船员叙述,李磊每晚睡觉时关门,早晨起床后开门。每顿饭的餐盘由李磊自己清洗。

“发现李磊未下餐厅用晚餐后,个别船员进行简单交流,并在甲板和生活区简易寻找,并未发现李船长。”前述报告称,2022年12月26日19:00左右,多人发现船长李磊不见踪迹,事件等级上升,立即通知全船集合,清点人数21人,唯独缺少船长李磊,之后马上开始分配人员搜查。

报告显示,所有船员包括甲板部和机舱部,对船上里里外外的房间、设施室以及烟囱、逃生通道、救生艇进行了搜寻,“均没发现船长李磊,搜查时间约1.5小时。”之后徐某集合了船上所有人对李磊踪迹进行了询问,形成报告后汇报上级。

12月26日19:32,申女士接到了东莞市海昌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海昌)人事主管李某甲(化名)的电话。对方询问其丈夫近期是否与其联系,申女士回答没有,对方说“那你好好休息”就挂了电话。

12月27日10:59,李某甲再次打来电话,正式告知李磊失踪一事,这让申女士顿时崩溃。申女士和丈夫结婚11年,感情一直很好。李某甲打来电话时,申女士刚起床洗漱,两个儿子在二楼睡觉,她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丈夫是广西玉林人,今年45岁。两人在广州相识时,李磊还是一家大型国有船舶公司的二副。2016年,妻子怀上二胎后,他决定辞掉工作在外面闯荡,“差不多是2020年进入的海昌,当时他还很高兴,因为工资很高,而且让他当船长。”

申女士回忆,截至目前丈夫在海昌公司至少待了三条船,“他们一次出海10个月,每月薪资差不多有1万美金。”

直到事发后,申女士才发现丈夫并非海昌公司聘用员工,“团结号属于香港海昌公司,实际管理者为东莞海昌公司,李某甲告诉我这两个公司其实是一套人马。”而李磊是和广州大洋船务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属于是大洋劳务派遣到香港海昌,法律上跟东莞海昌不存在关系。”

劳动合同显示,甲方广州大洋船务有限公司雇佣乙方李磊,并派往与甲方合作的单位香港海昌公司的船舶“HC UNITY”轮,任船长职务,该船为外贸货船。双方同意本合同期限为2022年11月13日起,雇用期为8±2个月,以实际上船日起算。

家属从李某甲处获悉,2022年11月13日,李磊从广东东莞登上团结号。12月5日,该船从中国香港出发,于12月10日到达印尼,原计划将于12月28日靠岸装货。在没有得到印尼方的指令之前,该船一直停靠在印尼港口邦坦(BONTANG)的锚地。

印尼警方连续搜救多日无果

“整个公司都感觉不可思议,分析了各种可能性,包括遇害、轻生、意外坠海……”李某甲在与申女士对接时表示,在收到报告当晚,他便让大副徐某先组织船员进行了问询和两轮搜索,但毫无结果。

之后,李某甲便委托印尼当地的船舶代理向警方报案并寻求搜救队搜救。聊天记录截图显示,李某甲告知家属,印尼警方将采取7天每日搜寻方式进行,调查期间团结号停止运营,所有船员不得擅自离船。

北京时间2022年12月26日23时,印尼警方接到团结轮船舶代理报告李磊失踪。

12月27日,印尼警方开始登船搜索调查。中国驻印尼大使馆推荐的印尼翁姓律师介绍,当天一共有包括移民局、警方组成的25人调查小组登船,搜索后与船员进行了一对一的谈话问询,当天19时许19名调查员离船,并带走了李磊房间内部分物品。李某甲、大副和申女士的聊天记录证实了这一说法。

12月28日,大副告知有搜救船在团结号附近进行搜寻。29日,印尼警方再次携警犬上船搜寻,并对船员一对一问询,搜救队乘坐小艇在轮船附近20海里海域内进行搜索,无发现。

12月29日,印尼邦坦警员通过微信联系到申女士及其他家属,要求其提供关于李磊的基本信息和案发前后的情况。

据印尼媒体报道,去年12月30日至今年1月2日,印尼警方、搜救队、印尼海军和渔船,在海上和海岸线进行搜救,无果。

聊天记录截图显示,去年12月30日,大副告诉申女士,搜救团队出动5个艇搜寻了30海里范围。李某甲则称,当天船员大副、轮机长、二管轮、电机员、大厨、机工等6人随警方下船协助调查。

“不过,这6个人后来被放回船上了。”李磊的侄女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12月27日下午,她得知了舅舅失踪的消息,有媒体工作经验的她立刻挑起了寻找舅舅的重担。

“舅舅对待家人一直很好,每次下船后都要同我妈妈还有其他兄弟姐妹聚一聚。”潘女士回忆,自家第一台电脑就是舅舅买的,“我小时候想要什么他都给我买。”

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印尼警方在船上搜索陷入僵局时,收到了渔民关于海岸线边发现疑似裹尸袋的线索,但搜寻后同样毫无结果。

去年12月31日和今年1月,李某甲在家属对接群里先后转发了两份由海昌公司在印尼的船舶代理出具的搜救报告。报告显示,海上、陆地两个行动小组的搜索迄今无果。

7天搜救工作结束后。潘女士通过翁律师向警方表示,不排除李磊被人谋害的可能,有可能是被人系重物沉尸海底。翁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警方告知也确有潜水搜救的计划,但称能找到完成这一任务的潜水队并不容易。

据印尼媒体1月6日报道,邦坦市(BONTANG)市长巴斯里(音译)表示,在过去10天里,“我们在船只上面检查过,也在海里检查过,我们从来没有在船体下面检查过。这只船很大,谁知道有没有卡在船只下面。”

巴斯里还对媒体表示,为了方便搜索,他要求搜救队使用专业潜水员,以便深入海中搜索。

在敦促海昌公司、印尼警方进行搜救的同时,潘女士和申女士分别在广东广州、深圳、佛山三地的派出所报了案,得到答复均是无管辖权。“不过深圳警方告知我,他们会将此事逐级上报。”

深圳一位警方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此类中国人涉外案件,中国警方确无管辖权,所能做的就是逐级上报,由公安厅或上级部门与事发地驻外大使馆联系,大使馆出面协调处理相关事宜。

潘女士称,她于2022年12月28日凌晨多次拨打中国驻印尼大使馆电话,后被转接至全球领保中心热线,工作人员要求她提供案情信息,并承诺会将信息传递给印尼大使馆。

家属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显示,12月30日晚,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工作人员添加了潘女士的微信,并要求提供李磊的身份证护照等基本信息。

家属怀疑被谋杀,矛头直指轮机长

“在李某甲告知丈夫失踪一事后,我第一反应是不可能,且严重怀疑他被人谋杀了。”申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申女士的怀疑来自于丈夫和她的聊天内容,“只要船上有信号,每天我们都会聊聊他的工作以及家里的事。”而此次李磊登船后第10天,她就收到了丈夫一些关于人事工作上的抱怨。

申女士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2022年11月22日21时许,她询问丈夫“适应上船了吗?”李磊回复称,“刚大副和老轨(即轮机长)闹了点小矛盾,我把他们叫到了一起,很大声地呵斥了他们,叫他们有事就讲开”“我也有意立威……”申女士安慰了丈夫。

不过,似乎大副和轮机长的矛盾并没能妥善解决。2022年12月24日21时许,申女士收到丈夫消息,称当晚召开全员会议,在会上和轮机长矛盾达到顶峰,发生不少口角。

“我师傅(李磊刚做海员时的实习老师)强烈要求我炒掉他(轮机长)。”李磊微信上告诉申女士,“搞得我太难受了,我师傅说我这个做法不可思议,作为一个船长去委身求团结,这样越搞越糟糕,给他这么多台阶,还得寸进尺。”

聊天记录截图显示,李磊向妻子抱怨轮机长不服从管理,在甲板保养、抛锚问题等多项事务上与他发生争执。申女士称,丈夫曾试图缓和双方关系,主动向轮机长打招呼,但对方不搭理。

潘女士介绍,经和东莞海昌人事主管李某甲了解,团结号船员分为甲板部和机舱部,甲板部最高负责人为大副,轮机部的最高负责人为轮机长,李磊则是代表公司去管理这艘船的最高负责人,“船上两个部门的人都需向他汇报工作。”

李磊决定听从师傅建议,向公司打报告开除轮机长。聊天记录显示,12月25日凌晨1时30分许,李磊给妻子转发了当日全员大会的录音,还发语音称刚又与大副聊了聊,大副劝他息事宁人,使他的想法产生了一些动摇……最后一段语音时间为12月25日1时42分。

12月25日早晨6时许,醒来的申女士看到消息后回复,不同意丈夫的做法,并且陈述了一些自己的观点。但到早上7时40分,都没有收到回复,她拨通了语音电话但没能接通。直到当天20时42分,她多次联系并询问是否是“没信号”,但未收到任何回复。

“我喜欢早上醒来就给他打语音电话,他通常都会接,还说那么早给他打电话,好困,不过都会接。”申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如果船舶会进入无信号海域,丈夫会提前告知,“但那会他们在港口外4公里的地方,不会存在无信号的情况。”

“所以我严重怀疑,他在25日就失踪了,而且极有可能被人谋害。”申女士称在李某甲联系到她后,她第一时间就把丈夫和轮机长之间的矛盾进行了反馈。

不过李某甲分析认为,轮机长谋害李磊的可能性不大。他告诉申女士,自己了解过船上的情况,“他和老轨(轮机长)没有产生直接的正面的冲突,老轨在开会的时候是顶撞过他,他想换掉老轨,最多是跟家属说一说,不可能跟船上任何人说的。”

申女士反驳并转发丈夫和其师傅的聊天记录后,李某甲表示“这些情况还没了解到。”并表态称,“不管是谁,从我们老板到我们都一样,肯定是要把这件事情搞清楚,所以才报了案,请了搜救……最后什么样的结果我不敢说,但是肯定会尽最大努力把这些东西搞清楚。”

不过李某甲仍抱有疑虑,他称考虑过李磊遇害的可能性,“但是两个人起冲突,肯定会有打斗的痕迹,但船上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血迹,而且船空间就这么大,如果有什么声音的话,肯定会有人听到。他们那一层住了很多人。”李某甲透露,轮机长的身材比李磊还小。

在申女士的强烈要求下,团结号大副徐某和二副梁某主动添加了申女士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二副梁某告诉申女士,12月25日11时50分,自己上驾驶台接替三副值班时,被告知当日早上船长没有上驾驶台查收邮件,让其帮忙收下邮件;直至16时许,他交班给大副前,都没有看到李船长。

梁某称,交班后他曾去船长房间找李磊过目一份清单,发现房门开着,他习惯性敲门并喊了两声,无人应答后便回了自己房间。“当时以为他下甲板巡视水手干活,或者有别的事忙……”

“不在房里很正常,他每天都会出船外检查水手日常保养工作。”梁某还称,没见船长跟谁有什么过节,船长工作上平时跟水手长、大副接触多点,并建议申女士向两人或公司了解情况。

大副徐某则称,机工崔某确定12月25日中午,看见李船长在餐厅吃饭。徐某还将“临时事件报告”发给了申女士,并称是公司内部文件,不要外传。不过,人事主管李某甲也向潘女士分享了这份报告。

聊天记录截图显示,至1月8日下午之前,徐某陆续向申女士通报了一些调查及搜救进展,并应要求搜查了船上一些不容易打开的油柜、水柜等,但都一无所获。

家属提出有四大疑点待解

“他在2001年从广州航海专科学校毕业后就从事海员工作,拥有21年船龄,2014年还考取了船长的相关资质证书,且家庭幸福美满,我不认为他会轻生或者出现意外坠海的情况。”潘女士称,通过近日来从多个渠道获得的信息,她也认为舅舅被人谋害藏尸或沉尸的可能性更高。

“首先,时间上存在疑点。”潘女士解释,前述“临时事件报告”及大副徐某都称12月25日中午机工崔某看到舅舅在餐厅吃饭,“25日上午舅妈持续联系舅舅多次,他怎么都不可能不回复。”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按照“临时事件报告”所述,在崔某之前,有船员见到李磊是在12月24日22时左右,“李船长上驾驶台写夜航命令,三副在驾驶台见证。24日23时左右,李船长房间门关闭状态;25日7:45左右,房间门开启状态。”

“其次,行踪上存在疑点。”潘女士称,家属通过警方得知,李磊的拖鞋和一部私人手机不见了,“他很可能是穿着拖鞋失踪的,但印尼方面经7日调查搜救后未发现任何有效线索。”更为蹊跷的是,警方在李磊房间内发现的剩下的一部手机,屏幕显示12月26日当天的步数为1788步。

第三,大副徐某在12月29日同步给申女士的信息显示,当日印尼警方曾带警犬上船搜索,徐某称“(警犬)对老轨(轮机长)和机工伦某的房间有特殊反应。”不过这一信息被李某甲和翁律师告知,警方后来排除了嫌疑。

第四,警方于12月29日、30日先后将大副、轮机长、机工伦某在内的6人带走协助调查。而一名印尼神秘代理主动添加微信并告知潘女士、申女士称,“这6人非常狡猾,面对警方问话时很冷静。”

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们将与神秘代理的聊天记录交给翁律师看后,并与其联系确定其为团结号的当地代理。但记者未能与此人取得联系。

对于轮机长等6人被放回的情况,翁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作为刑事角度,要有充分的证据,目前遗体和作案工具都没有,警方不能采取行动,还没有办法得出结论,所以只能将他们放回。

“我们想弄清楚,舅舅失踪前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潘女士称,这一疑惑没能得到海昌公司的解答,“李某甲后面改称,由双方律师建立联系,有些事他也不清楚。”而大副和二副也基本不再回复信息。

1月11日,红星新闻记者添加大副徐某微信试图求证家属所述,截至发稿未被通过。由于无轮机长联系方式,记者未能向其求证李磊家属所述情况。

记者注意到,在申女士将怀疑矛头指向轮机长时,大副徐某的答复是:“不要着急,等官方调查结果吧。”李某甲则表示,“我们不包庇任何人,一旦有线索发现任何问题绝不姑息,但是现在没有线索。”

1月12日,东莞海昌公司人事主管李某甲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事发后所有能做的工作都做了,有什么事跟律师说。与家属的聊天记录可以作为报道使用,但不保证真实性。”

专业潜水队深潜搜寻仍无结果

根据李某甲发来的授权委托书信息,记者先后联系团结号管理者的两名代理律师,一名律师未接电话,另一名律师则表示,自己对案子不知情,也不知为何出现在委托书上。

1月12日,李磊家属在国内的代理律师文耀国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根据国际法律法规,海上是自由人,“靠岸港口报案后属地警察会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如果有问题就会扣留,否则就会放行。”

对于家属质疑的可能存在的被谋害的情况。文耀国称,如果现在印尼警方能够找到尸体或者证明身份的东西,那失踪案有可能就变成谋杀案了。“如果没有找到,搜救工作就会停止,印尼警方出具搜救的报告。家属同意放船,警方在调查过程中的材料会来到国内。”

文耀国表示,目前已分别和东莞海昌、香港海昌公司的两拨律师接触,“作为受损害一方,我们有权向两家海昌公司以及前述劳动合同的大洋船务提出赔偿。初步接触下来,他们表示愿意赔偿。”

但潘女士、申女士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更希望能尽快找到李磊的踪迹。1月12日,经过多方联系,终于有专业潜水资质队伍进行深潜搜寻。

潜水报告显示,当日潜水活动于印尼中部时间10点45分进行,并于14点15分结束,下潜深度在10到15米,结论是“在MV HC Unity船底没有发现遇难者或遇难者相关的迹象。”

潘女士质疑,潜水队提供的视频材料大部分显示为船体底周,并未深潜到海底进行探索。对此翁律师称,经和潜水队了解,当日他们收到的政府及相关部门指令是探索船体底部。

翁律师称,潜水队告诉他,船停泊在锚地的位置因为天气变化,并未一直在同一个地方;目前停泊位置水深超过50米,“如果要进行探底搜索的话,潜水员在此深度不能超过一分钟,且需要回到12月25日至26日船停泊的位置进行搜索,操作难度极大。”

家属称中国驻印尼大使馆高度关注

1月11日,红星新闻记者就此事件联系到广东海事局,工作人员称知晓李磊失踪一事,但不方便透露具体信息,“相关涉外案件主领单位都是大使馆。”

同日,记者通过微信联系到负责与家属对接的印尼邦坦警员BISRINNZZ,询问李磊失踪一案的调查进展,但被告知“有关此事的情况可以去看新闻报道。”

1月12日前后,红星新闻记者通过电邮、电话、微信等多种途径联系驻印尼大使馆未果。

家属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显示,1月3日,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向潘女士表示,使馆高度关注并已联系警方加紧调查,相关纠纷和调查仍需家属自行通过警方走法律途径,使馆在当地无执法权司法权。

“如果需要律师,使馆可以协助推荐。”使馆方面还表示,使馆已联系佛山(南海区)出入境方面,可方便快速办理出入境手续。

14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