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要大机会 > 企业 >

判别个股成长性的标志

| 日鹏

企业是一种社会财富,儿女有儿女的志向,如果他有志向、有能力管理最好,如果他不愿意管理或者无法管理好,与其眼睁睁地让企业死掉,不如交给别人来管理。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些关于判别个股成长性,供大家参考。

什么判别个股成长性的标志

个股的贫富分化比社会上的贫富分化还要严重,造成个股贫富差异如此之大的主要原因,实际上成长性的差异,高成长的个股不理会大盘独自上高楼,而失去成长的个股则犹如过气的明星再无“粉丝”的追捧。那么,如何辨别个股有无成长性?成长股有无秘密?如何寻找新的成长股?

在判别个股的成长性方面,主要有三个指标:一是EPS增长率,二是PEG,三是销售收入增长率,这是检验个股有无成长性的试金石,也是一般机构衡量个股成长性方面的三大核心指标。

EPS增长率:一家公司每股收益的变化程度,通常以百分比显示,一般常用的是预估EPS增长率,或过去几年平均的EPS增长率。EPS增长率愈高,公司的未来获利成长愈乐观,使用方法有:该公司的EPS增长率和整个市场的比较;和同一行业其他公司的比较;和公司本身历史EPS增长率的比较;以 EPS增长率和销售收入增长率的比较,衡量公司未来的成长潜力。一般而言,EPS增长应伴随着营收的成长,否则可能只是因为削减成本或一次性收益等无法持续的因素造成。

PEG:预估市盈率除以预估EPS增长率的比值,即成为合理成长价格,合理PEG应小于1。由于用单一的EPS增长率作为投资决策的风险较高,将成长率和市盈率一起考虑,消除只以市盈率高低作为判断标准的缺点,适用在具有高成长性的公司,如高科技股因未来成长性高,PE绝对值也高,会使投资者望之却步,若以PEG作为判断指针,则高市盈率、高成长率的个股也会成为投资标的。使用时,可将目标公司的PEG与整个市场、同一行业其他公司相比较,来衡量在某一时点投资的可能风险和报酬。

销售收入增长率:一家公司某一段时间销售收入的变化程度,一般常用的是预估销售收入增长率,或过去几年平均的销售收入增长率。通常销售收入增长率愈高,代表公司产品销售量增加、市场占有率扩大,未来成长也愈乐观,如宝肽股份预期今年的销售收入增长率为80%,而同期同行业平均25%,今年预测EPS为0.80元,则EPS增长率为135%,说明该股EPS的增长,是与销售收入的增大密不可分,成长性具有坚实的基础.

央企与国企的区别是什么

央企都是国企,而国企未必是央企。国企是全国所有制企业的简称,包括央企在内。央企是中央直属企业的简称,全国目前央企一共157家,都是各行业的领军企业,例如中石化、中石油、中航等。

国有企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目前,国有经济对GDP的贡献率约占30%左右。中央企业是我国国企的主力军。在我国,按国有资产的用途,可以分为经营性资产和非经营性资产。在经营性资产中,按政府的管理权限,可以分为中央企业和地方企业。广义的中央企业包括三类:一是由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企业,从经济作用上分为提供公共产品的,如军工、电信;提供自然垄断产品的,如石油;提供竞争性产品的,如一般工业、建筑、贸易。二是由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管理的企业,属于金融行业。三是由国务院其他部门或群众团体管理的企业,属于烟草、黄金、铁路客货运、港口、机场、广播、电视、文化、出版等行业。

巴菲特的管理公司智慧是什么

尽管组织形式是公司制,但我们将股东视为合伙人。

我和查理·芒格(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副董事长)将我们的股东看作所有者和合伙人,而我们自己是经营合伙人。我们认为,公司本身并非资产的最终所有者,它仅仅是一个渠道,将股东和公司资产联系起来,而股东才是公司资产的真正所有者。

顺应以所有者为导向的原则,我们自食其力。

多数公司董事都将他们大部分的个人净资产投入到公司中。查理和我无法确保运营结果,但我们保证:如果您成为我们的合伙人,不论时间多久,我们的财富将同您的同步变动。我们无意通过高薪或股票期权占您的便宜。

我们的长期经济目标:每股实现内在商业价值平均年增长的最大化。

我们并不以伯克希尔的规模来评价其经济意义或业绩表现。我们的衡量标准是每股的增长值。

为了达到目标,首选是持有多样化的资产组合。

我们的首选是持有多样化的资产组合,这些组合能够创造稳定的现金流,并且持续提供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资产回报。

我们会报告每一项重大投资的收益,以及重要的数据。

由于我们的双重目标以及传统会计处理方法的局限性,传统的会计方法已难以反映真实经营业绩。作为所有者和管理者,查理和我事实上对这些数据视而不见。但是,我们会向您报告我们控制的每一项重大投资的收益,以及那些我们认为重要的数据。

账面结果不会影响我们的经营和资本配置决策。

在目标资产的兼并成本相近时,我们宁可购买未在账面体现、但是可以带来2美元收益的资产,而不愿购买可在账面上体现、收益为1美元的资产。

我们很少举债。

当我们真的举债时,我们试图将长期利率固定下来。与其过度举债,毋宁放弃一些机遇。查理和我,永远不会为了一两个百分点的额外回报而牺牲哪怕一夜的睡眠。

我们不会让股东掏腰包来满足管理层的欲望。

我们不会无视长期经济规律而用被人为操纵的价格去购买整个公司。在花您的钱时,我们就如同花自己的钱一样小心,并会全面权衡如果您自己直接通过股票市场进行多样化投资所能获得的价值。

不论意图如何高尚,我们认为只有结果才是检验的标准。

我们不断反思公司留存收益是否合理,其检测标准是,每1美元留存收益,至少要为股东创造1美元的市场价值。迄今为止,我们基本做到了这一点。

我们只有在收获和付出相等的时候发行普通股。

这一规则适用于一切形式的发行——不仅是并购或公开发售,还包括债转股、股票期权、可转换证券等。每一份股票都代表着公司的一部分,而公司是属于您的。

无论价格如何,我们都无意卖掉伯克希尔所拥有的优质资产。

您应该很清楚,这是我和查理共同的心态,可能会损害我们的财务表现。即便是那些我们认为差强人意的业务,只要有望产生现金流,而且我们对其管理层和劳资关系还算满意,在决定是否出售时,我们也会犹豫不决。

我们将会坦诚地向您报告业绩,强调对估价有正面的和负面效应的事件。

我们的原则是,要用一种换位思考的心态,将我们自己希望知道的真实情况汇报给您。这是我们的义务,决不打折扣。

我们只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讨论证券买卖。

虽然我们的策略是公开的,但好的投资点子也是物以稀为贵,并有可能被竞争对手获取。同样,对好的产品和企业并购策划,也同样得注意保密。因此我们一般不会谈论自己的投资想法。

我们希望伯克希尔的股价是合理的,而不是被高估。

在可能的范围内,我们希望伯克希尔的每一个股东在持有股份的期间内,获得的收益或损失,与公司每股内在价值的涨跌呈相应的比例。因此,伯克希尔的股价和内在价值,都需要保持恒定,希望是1∶1。

上一篇:成长型公司怎么创造价值

下一篇:没有了